<var id="9prxd"><strike id="9prxd"><listing id="9prxd"></listing></strike></var><var id="9prxd"><strike id="9prxd"></strike></var>
<var id="9prxd"><video id="9prxd"><thead id="9prxd"></thead></video></var>
<var id="9prxd"></var><var id="9prxd"></var><var id="9prxd"><video id="9prxd"></video></var>
<var id="9prxd"><video id="9prxd"><listing id="9prxd"></listing></video></var>
<menuitem id="9prxd"></menuitem>
<ins id="9prxd"><video id="9prxd"><thead id="9prxd"></thead></video></ins>
<var id="9prxd"></var><cite id="9prxd"><video id="9prxd"></video></cite>
<cite id="9prxd"><video id="9prxd"></video></cite>
<menuitem id="9prxd"><strike id="9prxd"></strike></menuitem>
<var id="9prxd"><video id="9prxd"></video></var>
<var id="9prxd"></var>
<cite id="9prxd"></cite>
<var id="9prxd"><video id="9prxd"></video></var>
<var id="9prxd"><video id="9prxd"><thead id="9prxd"></thead></video></var>
黨建
產業
國際
責任
信息
商務
紀檢
專題
文化
news.png

新聞中心

基層特稿

四川公司:椒香埂則 羨煞彝鄉
來源:四川公司作者:徐晶日期:19.06.26

---助力彝區村寨“鄉村振興”建設

  幾年前的埂則,還是大涼山深處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彝族村寨,貧窮、閉塞、落后。2015年,國家電投對口扶貧涼山彝族自治州美姑縣,受集團委托,四川公司在巴普鎮埂則村實施彝家新寨建設,全面提升人居環境,并以此為支點持續發力,撬動了產業結構優化和文明鄉風提振。

  如今,這里的花椒等經濟作物已經形成規模;走出去的大學生陸續回鄉創業;許多陳規陋習被新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觀念覆蓋;甩掉“窮帽子”后,鄉村振興成為大伙兒新的目標……如今,生機盎然、椒香四溢的埂則成為了十里八鄉令人羨慕的村子。

  設施改造,重塑宜居新村

  “真想不到還有這么貧窮的地方。”2015年,國家電投扶貧干部到埂則村調研,看到的是這樣一番讓人慨嘆的景象:多數村民居住在只夠放一張床的逼仄土房里,人鉆進去無處下腳。屋外一張塑料布搭的棚子做灶間,鍋里煮著黑乎乎的土豆和玉米糊。

  集團公司黨組決定定點幫扶埂則村,通過“彝家新寨”項目改善村子的基礎設施,提升村民的居住環境。

  “我們發現,村民意識、基礎設施、產業結構、民風民俗等都存在制約脫貧的因素,這些因素又相互影響,形成了惡性循環。”四川公司涼山分公司副總經理申太明說道。在涼山州工作多年,有很豐富的一線建設管理經驗的他,2015年被四川公司派到美姑縣掛職副縣長。扎進埂則村,申太明強烈的感受到,為村民解決住房等最基本生活問題將是一個打破“惡性循環”的突破口。

  2015年8月起,埂則村80戶村民分批次領到了國家電投發放的45000元/戶錢建房補貼。“在當時,這筆錢正好夠買所有的建材,有了材料,人工問題村民們通過自己干、換工來解決嘛。”埂則村黨支部書記吉巴古使記得,領到補貼后,大伙兒開始推倒土房,到山下拖鋼筋、水泥。“那段時間,村民們經常夜深了還撐著燈砌磚,干得熱火朝天。”2016年的二三月份,村里第一批新房建起來了,有的村民已經歡喜的搬進了新居。

  住進了新房,跟著要解決村民出行的難題。村里人提到那時埂則村的“路況”:“路坑坑洼洼,只比車寬點,車順著鉆進村,只能倒著退出來。”國家電投又撥付資金為村里新建了一條兩公里多連接干道的泥結碎石路。大路通到了村里,但是連接村民家中的入戶路仍然是毛土路,雨天出門,雙腳雙腿裹滿泥。于是國家電投接著給全村所有老百姓修建了90公分寬的水泥入戶路。”吉巴古使介紹:“全村入戶路共計建有4000多米,建好后村里老百姓從縣城到村里再到家里,可以不沾一步泥——這樣村民家里也干干凈凈的了。”

  在大涼山地區的農村,取水困難是普遍問題。因為水太“金貴”,過去老百姓有一些不講衛生的習慣。在解決了村民居住和出行后,“用水”成為了改善基礎設施的首要問題。國家電投扶貧干部深入調研后,積極協調,為村子修建了蓄水池和供水系統,讓家家戶戶都用上了“和城里一樣”的自來水。和水一樣“金貴”的還有木柴,此前,村民們做飯取暖都得去山上砍木柴,耗費大量時間精力,也破壞了生態環境。國家電投又一舉為全村各戶安裝了太陽能熱水器。看到扭動開關滾燙的水就汩汩的流出來,村里老百姓激動地說:“就連給牛羊拌食都用熱水啦!”

  據了解,國家電投集團實施埂則村“彝家新寨”建設共投資達460萬元。

  美麗彝寨,浸染文明鄉風

  五月的埂則漫山蒼翠,白墻灰瓦的農家小院點綴其間,四面貫通的鄉村小道綠蔭掩映。最近,埂則村文書阿爾洛洛帶著我們參觀村子。勞作之余的男女圍坐在村口的核桃樹下歇息,一個男子在旁邊石板上和衣而臥,一手枕頭,一手捂眼。

  “快看啊!”阿爾洛洛高聲提醒我:“這就是我們大涼山老彝胞的睡法……”話未說完,男子“騰”的翻身坐起,睡眼惺忪盯著我們。旁邊的人哈哈大笑。直到我們已經走遠,村口的男子仍然托著頭,不好意思再躺下。

  阿爾洛洛解釋:“過去沒條件洗臉洗澡,大家都不講究,累了就地躺下睡覺。但是現在居住環境整潔了,用水方便,經濟也寬綽了,都收拾得干干凈凈的,誰還愿意往地上躺?所以我們嘲笑躺地上睡的人是‘大涼山的老彝胞’。”

  “現在村里人基本上都很講衛生了。”大概擔心我們對村子有不好的印象,阿爾洛洛的侄子阿爾古都反復強調。阿爾古都畢業于成都中醫藥大學,在北京工作了幾年,兩年前看到村子翻天覆地的變化,帶著哈爾濱的女友回到村里發展,很快兩人結婚,有了孩子。現在他做村里“比爾蓋茨慈善項目”的工作,并兼任村醫生。收入雖然比北京時低一些,但是他更喜歡現在的狀態,從從容容,用自己的專業技能服務家鄉。阿爾古都告訴我們,看到了村子的景象,近幾年村里好幾個大學生都回家鄉搞起了養殖種植。

  埂則村的村小學教師馬吉阿洛是2008年前后來村里教書的,她明顯感受到了這幾年村子的變化。以前每學期開學前一兩周,老師們上午上完課下午就要去家訪,把沒有來報名的孩子勸回學校。因為家長們要讓孩子在家做農活,喂豬、放羊。最近兩三年,往往第一天報名學生就到齊了,“家長們開始重視孩子的教育了。”

  馬吉阿洛見到變化還不僅于此。以前我們在村里經常看到妻子帶孩子和下地干農活,而丈夫成天呼朋喚友,喝酒、聊天、玩撲克。這幾年這樣的情況幾乎看不到了,都是兩夫妻一起干活一起出去打工。有幾次她還看到幾對夫妻大清早的就載著蔬菜、水果去縣城賣——這是過去從未有過的現象。“這些變化,都是從國家電投給我們村建房、修路開始的。”馬吉阿洛用教育理論來解釋這背后的邏輯:因為環境影響人,氛圍塑造人。

  埂則村第一書記戚浩則認為,他們看到國家電投用這么大力度幫助村里改善基礎設施,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黨和政府脫貧攻堅的決心,主動脫貧的動力和信心就有了。他說,“過去他們說無論怎么干都貧窮,干脆睡大覺。現在觀念不一樣咯,干勁就不一樣了。”

  觀念更新,撬動產業興旺

  “你嘗嘗味道——很麻、很香是不是?”阿爾洛洛帶我們到他家地里,從花椒樹上摘了幾粒還未成熟的花椒遞給我們。“外面很多人知道漢源花椒,其實我們埂則村的花椒比漢源的還要麻、還要香。只是顆粒稍小些,很多人專門買我們埂則的花椒。”他說,“再過兩個月你來這里,四處都是花椒香味。”

  過去,埂則村老百姓主要種植玉米和土豆。玉米糊、煮土豆是當地人的主食,祖祖輩輩都吃這個,可辛苦忙乎一年,地里的收成僅夠果腹。在國家電投完成彝家新寨項目的同時,各對口的幫扶單位與美姑縣政府也在謀劃如何為村民增收。四川公司涼山分公司副總經理駱曄立繼申太明掛職期滿后被四川公司安排到美姑掛職副縣長,他告訴筆者,“埂則村處于高山緩坡地帶,土壤肥沃、日照充沛、氣候干燥,很適合規模化種植花椒等經濟作物。”

  吉巴古使說,埂則村歷來有種花椒樹的傳統,只是家家戶戶都只種一兩棵自己食用,沒有意識到可以大量種植。這兩年,有了扶貧干部的引導,交通方便了,村民積極性高了,才開始規模化種植。

  如今,花椒種植已經成為村民們家庭收入的重要來源。筆者走訪了解到,埂則村家家戶戶種花椒,規模小的一年能收一兩千斤的鮮花椒,規模大的幾戶收四五千斤。“去年,行情特別好,鮮花椒賣到了斤20元/斤,每戶人僅此一項就增加毛收入兩三萬至十來萬不等。”

  蘋果和花椒生長條件相似。三十多年前,埂則村的蘋果就在美姑及鄰縣聲名遠播,但當時村里的蘋果園都包給了外地人,村民幾乎沒有得到實惠。前幾年,承包合同到期,村里收回來自己經營,從涼山鹽源引進紅富士蘋果取代以前本地的青蘋果,同時發動村民在土豆地里套種,這幾年經濟效益開始逐漸凸顯,隨著水果價格一路飆升村民們也分享到了甜頭。

  每年摘花椒、蘋果的季節,就是村里人最忙季節,阿爾洛洛說,“也是外村人最羨慕我們的季節”。

  產業結構優化為埂則村脫貧致富注入了一劑強心劑。早在2017年,埂則村就達到了脫貧標準,成功摘帽。駱曄立在談到深化實施集團和四川公司脫貧攻堅工作時說道,“我們扶貧干部和村民們并沒有停留在脫貧的‘初級層次’目標上,我們正在為高一級的‘鄉村振興’目標不斷努力。”

  目前,埂則村生態宜居的彝區村寨建設還需不斷深化,文明鄉風和基層組織的有效治理正在邁進,種植業的規模化拓展和產業化延伸還有巨大的施展空間,村民們對富裕生活的定義在不斷刷新。在新的起點上,四川公司將繼續履行國家電投央企社會責任,落實“脫貧不脫政策、脫貧不脫幫扶”要求,以習近平總書記“鄉村振興”戰略為目標要求,助推對口幫扶地區持續發展。

您是第   位瀏覽者